快捷搜索:

心说终于看见亲人了理解我的苦心啊

那人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道:“都是绝对的高手,短短半个时辰,就已经将宫殿的各个区域布控好,明暗呼应,要在那里动手,除非是明着强攻,不然是不可能的手的!”
 
    刘和疑惑道:“夜间潜入也不成?”
 
    那人还是坚定的摇摇头,道:“都是高手,夜间的防护肯定会比现在更强!”
 
    “嗯!”刘和点点头,一挥手,那人立即消失在原地。
 
    而另一边,已经到了刘和给自己准备的浴室的李林,确实已经惊讶的呆滞在了原地,看着眼前的琳琅满目,过了好一阵,李林才喃喃说道:“我靠!这个刘和竟然安排的这么好!”
 
    就看李林眼前,并排过着使命女子,皆是倾国倾城之姿,沉鱼落雁之貌,李林都觉得这会不会是刘和用剩下来的,又放到这里了,不然的话这么漂亮的美人,刘和竟然舍得让他们侍候自己洗澡?不过再想起了家中几女,李林自言自语道:“切,自己家美人有的是,哪里看得上他们啊!”
 
    但是这也就是一句自我安慰的话吧,家花哪有野花香啊,更何况是一连出来十多美丽的野花,是个美人看到李林走了进来,一看李林那一身白色的文衫,头上玉冠银钗,虽然听说辽侯乃是威震天下横扫北方诸侯之主公,但是眼前这个文士那超凡脱俗的样子,几女便知道,那个大诸侯李元杰,并不是她们所想的,一把络腮胡子,一巴掌大护心毛,长得凶神恶煞,力大无穷,撒豆成兵,可以引天雷勾地火,身壮如牛之人,没想到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有气质的书生模样之人。
 
    十个美女之中,为首一个,也是最漂亮的一个率先反应过来,连忙拜道:“见过辽侯!”
 
    后面九个也是立即反应过来,齐声道:“拜见辽侯!”
 
    李林简直就是听到了群莺啼鸣感觉,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明知故问道:“你们这是…………”
 
    只看为首女子缓缓道:“我等手赵王指派,前来服侍辽侯!”
 
    “正是!”后面九个又是齐声道,身形微微一动,让李林有些鼻头充血,十个美人因为是直接在浴室,先是为李林准备洗澡水,然后又是等候李林来临,身上紧着垫衣,霓裳,美丽的酮体在轻薄的衣裳之下若隐若现,怎么让李林能不浮想联翩。
 
    李林当然也想上,但是一想家中几女,自己这样会不会是对不起家里的老婆孩子啊,万一被刘和抓住了把柄,拍了艳照,威胁自己可是怎么办,不过再一想,这尼玛什么年代,哪有什么艳照,但是在看看几个没人,李林吞了一口口水,道:“那个……那个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不用你们服饰!我只有护卫帮助!”
 
    为首女子甜甜一笑,道:“辽侯护卫皆是沙场干将,英武兵士,手上满是老茧,力气更是不知轻重,怎么可以服饰辽侯呢?我等姐妹均是赵王精挑细选而出的,定然好好服饰辽侯!”
 
    李林听得都想哭了,心说,“终于看见亲人了,理解我的苦心啊,自己在外这么多难,都是这帮大老爷们时候自己啊,那洗澡时候给你搓后背都不用那搓澡巾的,直接用手就成了!”
 
    不过李林还是坚定的摆摆手,道:“还是不必了,你们还是出去吧!”
 
    只看为首一女一听李林的话,眼圈瞬间红了起来,眼看就要哭了出来,激动的说道:“辽侯!你还是放过我们吧!”
 
    “啊?”李林惊愕的看着是个快要哭出来的美女,疑惑道:“你们,这个…………啥意思?”
 
    为首女子伤心的说道:“我等那是接了亡命侍奉辽侯,若是刘和将我们赶出去,大王一定会以为我们服饰不周,将我们乱棍打死的!”
 
    “啥?刘和还会这样?”李林吃惊的说道。
 
    女子点点头,道:“我们有不少的姐妹都是因为这样被打死的!”
 
    李林心中惊道:“你妈,刘和,你个禽兽不如不如个禽兽的东西,这么漂亮的妞,你不上就罢了…………那个……竟然还舍得给打死!”
 
    李林道:“你们放心,我会跟刘和解释的,你们放心去吧!”
 
    女子立即道:“辽侯切莫为难我们,就算是辽侯解释也是无用的,大王定然吧不会让我们好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