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111

只是进宫也许多年了,听过不少那些文人们吟诵

    貂蝉一听,好似很是感动,大大的眼睛,深情的看着刘和,默默的说道:“那是因为只有王你才有资格当上皇帝…………”
 
    “主公!”就在李林的寝宫之中,前去跟踪刘真的护卫气匆匆的跑了回来,对李林拱手道:“还望主公恕罪!”
 
    李林没有任何怒意,好似早就想到了一般,随口说道:“可是跟丢了?”
 
    护卫拱手道:“属下一路跟踪,但是对于这赵王宫的地形还是不甚了解,没有跟住那个婢女,还望主公责罚!”
 
    李林摆摆手,道:“没事,下去吧,看来这刘和确实在我身边安排了一个高人啊!”
 
    方方一摆手,那护卫立即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方方回头对李林道:“主公,等着那婢女回来,末将就一举拿下她,逼问出她的来历!看刘和派她来到底是为何!”
 
    李林还是摆摆手,道:“不必,我到了刘和的家里做客,刘和怎么可能不发怵,派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婢女来,也是很好了,既养眼,还无害的,有美人陪着我也乐意啊,要是刘和去了我的府上,方方你能放心心来?”
 
    方方诚实的摇摇头,道:“末将不会!”
 
    李林一拍巴掌道:“这就是吧,要是让我给李林派去一个美丽的女子做婢女服侍,老子还舍不得了,有漂亮的服侍自己好不好!干嘛还给别人啊!方方,你说是吧!”
 
    方方咂咂嘴,躬身拱手道:“末将领命!”
 
    李林点点头,摆摆手,道:“好了,下去吧!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方方点点头,道:“诺!”随后也消失在李林眼前,李林则是伸了一个懒腰,又躺在了榻上,辗转反侧,还没了刚才的丝丝困意,李林不禁骂道:“尼玛。这没了美人陪伴,老婆们有不在身边,老子还有些睡不着了!”
 
    第二天,由于李林睡得比较晚,太阳已经升的老高才幽幽转醒,一睁开眼睛,果然,刘真已经跪在那里,等着服侍李林起床,而本来还会一直监视刘真的方方,也已经不盯的那么紧了,在看刘真,依旧是那么美丽,嘴角微微上挑,看似是满面甜蜜的笑容,谁有能想到昨夜,这个美人在刘和面前的样子呢?
 
    看到李林眼睛睁开,看着自己,刘真脸色一红,嘴上说道:“辽侯,若是已经清醒,婢女已经将洗脸水预备好了,若是辽侯想要沐浴,婢女这就吩咐人为辽侯准备!”
 
    李林躺在榻上,扭了几下,伸了一个懒腰,长呼了一口气,道:“呼……呵呵,这个酒啊,真不是一个好东西!昨夜麻烦你了!”
 
    刘真心中一动,赶紧道:“万不敢说麻烦,服侍辽侯,乃是婢女分内之事!也是婢女的荣幸!”
 
    “呵呵呵!”李林一阵轻笑的起了身,刘真已经全部准备妥当,给李林洗脸,洗头,照顾的无微不至,坐在铜镜之前,刘真细致的给李林梳理着头发,李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容已经有了沧桑之态,也是不尽感慨,道:“嘿!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这般年岁了!”
 
    刘真甜美的说道:“辽侯正是虎狼之年,就已经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英雄,辽侯乃是当时豪杰!”
 
    李林轻笑了几声,打趣的问刘真道:“那……你说,我跟你家大王,谁是第一英雄,谁次之啊?”
 
    “这个……这个……”刘真语塞,这个问题,你问这整个宫殿的人,又有谁敢回答,更被说刘真一个小小的婢女,李林笑了几声道:“呵呵,没事没事,我胡言乱语的,你别放在心上!”
 
    李林接着问道:“你家大王那边,可有派人前来传话?”
 
    刘真柔声道:“大王先前已经派人前来,说本来今日想打算带着辽侯去祭拜皇陵,但是来人见辽侯正在熟睡,就没敢打扰,后来大王又派人来说,既然辽侯未醒,就改到明日了!今日大王依旧是大宴群臣!”
 
    李林无奈的摇摇头,道:“嘿!还喝啊!我是真不想和了!现在脑袋还疼呢!”
 
    刘真笑了几声,道:“世上有多少人为美酒而醉生梦死,没想到辽侯还会这么说!”
 
    李林也是对这镜子里,刘真的影子一笑,道:“嘿嘿,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近天下豪杰目,无花无酒,苦做甜啊!”
 
    李林随口吟了几句诗,而后面的刘真则是愣在了当场,手轻轻一抖,但是下一秒,确实赶紧的反应了过来,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的李林也没有发现,刘真则是依旧细致的为李林梳头,嘴上还说道:“辽侯真是好文采啊!真是文武双全!”
 
    李林眉毛一挑,很有深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刘真,问道:“哦?你还读过书?”
 
 第二十五章 一丝不安
 
    刘真一听李林话,赶紧摇摇头,道:“婢女出身贫困之家,那里读过书啊,只是进宫也许多年了,听过不少那些文人们吟诵诗词歌赋,刚才听到辽侯所说的跟他们的很像,所以才这么说的!”刘真说完,就赶紧低下了脑袋,不敢再跟镜子里面李林的眼神对视,
 
    李林摇摇头,调笑的说道:“诶!你也别多想,我就是随口一问!”
 
    刘真没有啥反应,可能这也是她在见到李林之后,第一次有些慌乱,李林的几句随口的诗句,倒是让刘真产生了一点共鸣,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中已经波浪滔天,低下头,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想要躲避李林的眼神,害怕让李林看出来自己眼神中的闪烁,刘真心中大为惊诧,堂堂辽侯,为何会说出来这样的话,难道他不应该是一个追名逐利,喜好手握大权,挥剑一指,天下臣服之人吗?怎么就像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公子,更像是一个不喜好名利的世外高人那?这……这怎么可能?这李林到底何时是假,何时是真?
 
    不一会,刘真已经给李林梳妆打扮完毕,嘿!怎么说的李林好似是女人似的,李林再一次穿上了一身文士的青衫,瞟了瞟镜子中的自己,李林敲了敲脑袋上的羽冠,笑道:“嘿嘿。就差一个扇子,我就可以到街上勾搭富人家的小姐去了!”
 
    “啊?”刘真惊奇的叫了一声,这个李林,怎么又好似一个浪荡的登徒子啊!
 
    李林嘿嘿的笑了几声,在镜子之前败了几个poss,随即回头说道:“好嘞,走,去看看你家大王去!”
 
    “是!”刘真点点头…………
 
    一天无事,就是跟着一群表里不一的大臣们扯皮,刘和还舔着脸对李林说,要带李林去逛一逛这关中的打好风景,李林心说,你亏心不亏心啊,关中百姓多受屠戮,浩劫多年,已经很久没有和平之时,这外界的场景,恐怕也是凄凄惨惨戚戚,你刘和竟然还要用此风景作乐?可笑!
 
    拒绝了刘和的邀请,李林还不如在自己的寝宫里面,调息一下美人,晃悠晃悠,散散心呢,第二天,又是几位无聊的祭拜大汉皇陵,大汉分东西,二都洛阳长安,当年皆是繁华无比,而大汉20几代的皇帝,也是一半埋葬在长安附近,一半埋葬在洛阳附近,但是董卓一场霍乱,洛阳那边的皇陵,已经面目前非,也就这长安的西汉历代皇帝皇陵还保存完好,虽然也没有幸免于难,被明着的,暗地里的盗墓已经给抢夺一空,但是起码也不至于刨坟掘墓,大汉历代皇帝的生灵暴尸荒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