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无所谓道派你过去就是让你扰乱李林的判断了

刘和很是恼怒,胸口上下起伏,看着眼前这张美丽,但是又冰冷的脸,他有不得不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不错,这个刘真,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可以说是刘虞一次风流过后犯下的过错,但是对于极其注重名誉的大汉,以刘虞这样的身份,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呢?更别说还是已经生了这么一个孽种!但是刘虞也是不敢痛下杀手一句后患,本来想花一点钱,就大发了,让知道实情的人闭嘴就可以,但是那女人,也就是刘真的娘,何其的好强,竟然自己一个人抱着孩子就消失在了刘虞的视线当中,刘虞可是真怕元有一天,忽然一个爆炸性新闻出来,蹦出来一个小女孩,叫自己爸爸,而后就揭露出了这样的丑闻,让自己声明扫地,可是这个女人却没有再次出现,而刘虞呢,也没有再打听过那女人的消息,不是刘虞不想,但是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去叫人打听啊。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然刘虞的死讯传遍天下的时候,那个女人再次出现了,而且还带着一个长相就不死人间之貌的女孩,女子撞倒了刘和,所处了当年的真相,刘和当然是不敢相信这一切,但是那女子却是拿出了当年刘虞随身佩戴的一个信物,刘和乃是刘虞的亲生儿子,怎么会不认识,再见那女子带来的只是一个女儿,根本也不会触碰到自己这个唯一继承人的地位,所以也就接纳了这母女俩,而刘真的娘,却是直接到了刘虞的墓碑前,前世大骂,而后又是大哭,抱着刘虞的墓碑就不放手,把一旁的刘和看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再怎么说则会女人也是自己的二娘,自己还能怎么做?
 
    而正是那个时候,刘和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长相貌美,却面如冰霜的女孩--刘真,他就默默的站在一旁,距离刘虞的墓碑甚至都有一些远,刘和奇怪的看着这个女孩,她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刘和没有看出来,但是此人毕竟乃是自己的妹妹,乃是自己的骨血至亲,不管怎么说,本来以为这天下之中,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亲人的刘和,忽然冒出来了一个妹妹,心中怎么会不欢喜呢?更何况哪一个男人不想着又一个小妹妹来呵护呢?
 
    但是就在刘和想着应该怎么样才能好好的安排这母女俩,还可以让自己刚刚死去不久的父亲名誉可以保全的时候,悲剧发生了,刘真的娘,竟然一头撞在了刘虞的墓碑之上,自杀身亡了,就连在一旁的刘和都是有些将接受不了,怎么忽然就自杀了呢?但是在看年岁不大的刘真,竟然面无表情,依旧是那么的阴冷,看着这一切,好似自己的娘亲在自己亲爹的墓碑上撞死就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刘和知道了,这个叫刘真的小女孩,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更加不是自己想要呵护的妹妹…………
 
    而时间越长,刘和更是发现,这个刘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女孩,竟然练就了一声的本领,与她倾国倾城的美貌格格不入,而且手段毒辣,一个女孩,就跟一个杀手无益,一开始,刘和当然不会同意,毕竟你是我刘家皇族的血脉,怎么可以这般,但是刘和也已经发现,这不是自己可以阻止得了的,后来,刘和也就只好想着,要好好利用刘真的这股力量…………
 
 第二十四章 随她吧
 
    刘和不清楚这刘真和自己的娘亲这么多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早就了如今的刘真,但是刘和很早就已经想着,要利用刘真了,这一次,将刘真安排在刘真的身边,正是刘和自己设计的,刘真的美貌自然不用说,而且别看刘真平时的时候一脸的冷漠,但是若是演起戏来,更是可以很快进入任务的场景,因为刘和一直以为,这刘真的心,就是空的,你把她填进了什么样的身份,刘真是绝对可以演绎的像模像样,而让刘真演一个刘和给李林敬献的婢女,用眉毛和魅力迷惑李林的心智,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自古的道理…………
 
    刘和看刘真的样子,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刚想指着刘真的鼻子大骂,但是手指指了出去,看着刘真那空洞的眼神,刘和有忍了下来,手指缓缓落下,刘和一甩袖子,没好气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李元杰已经发现了你身份?”
 
    刘真幽幽说道:“拿到不是,估计是已经怀疑我了,不然也不会派人跟踪我!”
 
    刘和疑惑道:“那跟踪你的人呢?”
 
    刘真很轻松的说道:“没事,甩开了!”
 
    刘和点点头,刘真的本事确实让自己惊讶,那李林身边的护卫营将士何其难缠,就连自己的暗刺都很难靠近,但是对于刘真来说,甩开一个跟踪自己的护卫营将士是多麽的简单啊,刘和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被他们看出来了,莫非是你露出了什么破绽?”
 
    刘真嘴角微微一挑,冷笑道:“不是!是我表现的太完美了,那李林何等人物,在你赵王的身边,你赵王应该安插不好探子才是最正常的反应,但是你畏首畏尾,只有几个看着可怜的女子在李林身边,李林又怎么会不怀疑?”
 
    刘和一听,缓缓的一点头,无所谓道:“派你过去,就是让你扰乱李林的判断了,成败在此一举,我是绝对不会让李林再回去!”说着,刘和的面孔变得相当的狰狞,就好一只猛兽已经对这猎物张开了血盆大口,就差这牙齿咬下去一口了。
 
    而刘真却很是拆台的说道:“你就算是杀死了李元杰,他那十几万的大军怎么办?”
 
    刘和没好气的说道:“这些无需你知道,你不要以为你是寡人的妹妹就可以这么跟寡人说话,办好你的事情就好,不愿意再去李林那里就别去了!”
真怒喝道:“大胆,你敢指责寡人!”
 
    没想到刘真酥胸一挺,没好气道:“那有怎样?”
 
    “你……你……你……”刘和气急败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就这么一个亲人,难不成在杀了?自己也对不起自己的父亲啊,一甩袖子,也不再看着刘真,怒声道:“走吧!”
 
    刘真冷眼看了刘和几秒,一回身,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刘真走了以后,走后面缓缓走出一人,轻声道:“王!莫要发怒!”
 
    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貂蝉,看来她是一直都在后面听着刘和与妹妹刘真的谈话了,也可以看出来现在的刘和已经对貂蝉信任到了什么程度,貂蝉轻轻的走到了刘和的面前,一抹刘和的脸颊道:“王,莫要为此事发怒啊!伤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刘和握住了貂蝉的手,听了貂蝉软绵的话语,刘和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半,还有些微怒的说道:“此女竟然这样跟寡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貂蝉则是装好人,道:“但是她毕竟是王的妹妹啊,王,妾身是万万不希望因为妾身而让你们有任何隔阂!”
 
    听了貂蝉的话,刘和怒气已经全部消退,轻轻的亲了一下貂蝉的玉手,满是爱意的说道:“呵呵,这天下哪有一人有爱妃这般的善解人意啊!”
 
    貂蝉表现出来腼腆的样子,柔声道:“王!妾身哪有那么好!”
 
    刘和笑道:“呵呵,爱妃不仅这么的好,这天下女子也就只有爱妃才配得上母仪天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