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111  test  as and 1=2 --  as and 2=2 --  as and 1=2--  as and 2=2--

布伦希尔不但面红耳赤指向李林的手指也抖个不

“老家伙是在刁难您,阁下。”
 
    “啊,我知道。”
 
    “他出的题目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完成的啦!”
 
    “嗯……一般人在一般情况下的确办不到吧。”
 
    “可以砍了(咬死)那老东西吗?”
 
    一脸的义愤填膺,部下们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期许死盯着那双薄薄的嘴唇,等待着某人的死刑判决。
 
    红润的唇弯折成浅浅的弧线,揶揄的语调送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们――果然太闲了呐?”
 
    对老埃米尔的【处理】――不管是哪种形式,决断都是李林的权力。尼德霍格与瓦利的进谏已经有越俎代庖之嫌,质疑顶头上司的判断永远是个犯忌的举动。
 
    李林没有疾言厉色,短短一句话就已经够两个部下的脑袋稍微清醒下了。
 
    玩笑般的提醒效果良好,黑龙和杀手闭上了嘴。
 
    部下们表现出好斗的姿态是好现象,至少证明有了对领导者和利益集团的归属感。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是为了亲身实践【主辱臣死】这一君臣之道的忠义信条……
 
    尼德霍格或许是,瓦利则有狭私报复之嫌。
 
    冷面杀手是出色的杀人机器,不代表他会像李林那样缺乏感情,身处无时无刻都被异样甚至带有攻击性的视线包围下,心理状况还能保持平时的状态下的,要么是心胸宽阔,极有容忍雅量的杰出之人。不然就是乐天到傻瓜的程度,再来就只剩下原本的心理状态早已不属于【正常人】范围的家伙。这些类型对外界的无聊刺激能够轻易做到无视。
 
    瓦利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神经算不上粗线条,无论是日常还是工作时神智都保持清醒。周遭的排斥、压抑的气氛不可能对他毫无影响。
 
    杀手很生气,像黑龙那样生气。
 
    或许有些夸张,人类的愤怒和龙族的愤怒分量怎么可能等价。
 
    尼德霍格的喉咙最近一直如撕裂般的难受,压抑的气氛让呼吸都带上火星,只有灌下某个羞辱【御主】的蠢货的喉间鲜血才能抑制黑龙焦躁与干涸的触觉。
 
    只要……那位大人许可。
 
    “计较一时的意气之争而放弃长远?这种愚不可及的提议我不想听见第二次。”
 
    没有许可,冷淡的指责反而让尼德霍格高兴起来。
 
    拥有全局观的主宰者清楚事项的优先顺序,上位者确实在有些时候会顾及下属的情绪,但大局才是最优先的。
 
    此刻李林身处尼福尔海姆的荒芜的土地不是为了欣赏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灵们的信服、一个可作为根本之地的起点――这两样才是真正的重点。
 
    【李林大人果然是应该真正掌控世界的贵人,吾辈的御主。】
 
    理解了李林话中的引申之义,尼德霍格只剩下由衷的喜悦和佩服。
 
    ################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开垦土地、提高粮食产量、扩大人口基数、提高防务水平、扩张活动范围……
 
    每一件都是无法轻忽的基础事项,想要办好任何一件事情都少不了一样东西。
 
    ――钱。
 
    万恶的金钱;
 
    无所不能的金钱;
 
    已经决定从实业入手,没有启动资金注定行不通。项目开始后没有后续资金及时跟进到位,也无法支持到获益的时刻。
 
    在资料库中,有格言批示原始资本积累是一种【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眼下没必要去深究伦理道德的问题。也没有到了必须仿效早期西方殖民者靠掠夺来解决贸易启动资金的问题。
 
    赚钱的办法有很多,野蛮有武力的依靠打家劫舍起家,有着所谓尊贵血统的靠收租、设卡、放贷来发达。前一种看不上眼,后一种轮不到。
 
    选一种新的解决之道就行了。
 
    自古以来,最赚钱的行业从来都不是所有人一拥而上抢着做的那种,发现不被别人注意到想到、前景潜力广阔的行业才是赚钱的行业,能做到只有你能做,其他人做不了的程度则能获得最丰厚的利润。
 
    【必需品】和【垄断】――生产前者,达成后者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暴利。
 
    很快,第一步就要完成了。
 
    “你确定……搞出来的东西能够……那个……盈利?”
 
    尚未适应的新词汇昭显对未知事物的不安,背后的少女声音不像往日那样干脆果敢,迟滞不连贯的感觉让听众的心态一并产生动摇的共鸣。
 
    “没什么可怀疑的!李林阁下的决定总是正确的。”
 
    平日里和布伦希尔关系甚好的尼德霍格总是会用小孩子一样的活泼话语回应,但被布伦希尔的质疑再次触动到敏感神经的他未经大脑就做出了生硬的回应。
 
    火爆的抢白下布伦希尔不禁产生了慌乱的反应,幻化成人形的【古代种】权威不容她这个【智慧种】反驳,只能低下头咬紧下嘴唇。
 
    “这太失礼了,尼德霍格。对女士说话要客气,更何况布伦希尔小姐是在关心,别让冲动把关心你的友人也赶走了。”
 
    如邻家大哥哥般的说话方式立即让黑龙安静下来,尼德霍格清楚自己的言语实在有些过火,李林已经给出了台阶,他还不至于笨到不会顺势消停。
 
    “刚才我实在是太失态了,非常抱歉,布伦希尔小姐。”
 
    “不,我的说话方式也有问题,我本应注意到的。”
 
    优雅自然的行礼、还礼一气呵成。尼德霍格的【龙种记忆】让他对礼仪方面的表现基本无可挑剔,另一方面,龙族们虽然性格高傲、好面子,但绝非傲慢无礼之徒。与生俱来的矜持加上李林的教育,早就没了当初荒谷野生儿的余味,比起人类那些浅薄的世家子更像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布伦希尔则是本身就有着严格的家教,精灵们骨子里对秩序、礼仪的偏执更让她的仪容举止近乎完美。
 
    “即使再一次冒昧,我还是想提问,这么做真的行得通吗?”
 
    将疑惑不解的视线投向脚下长满苜蓿的山坡以及山脚下在昨天还从烟囱里吐出黑烟跟热浪的【土包】,移动视点向另一侧,远处的山坡被清理修整成了阶梯般层次分明的外形,每一阶的纵面砌着合缝严密石墙。
 
    看着这些未曾见过的异物,布伦希尔耿直的提出了质疑。
 
    “你到底在折腾些什么?”
 
    当李林展开【片刃之翼】以肉眼无法追及开始修理荒地的时候,精灵们在震撼中首次认知到李林不是人类这件事情。在烟尘散尽、形状怪异的坡地出现在眼前时,震撼立即化作了哑然失笑,然后一致产生了布伦希尔口中的疑问。
 
    如果黑头发小伙子用一个形状奇异的【阶梯】就能解决埃米尔族长提出的【请帮助我们开垦这两片荒地】的难人要求的话,他的失败恐怕是无可避免的了。
 
    在【土包】建设完成,李林挖出另一边山坡的泥土,开始反复清洗、沉淀时。摇头不已的评论到达了巅峰。
 
    【怪人】;
 
    【妄想】;
 
    【异想天开】;
 
    【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好奇的眼神变成嗤笑,疑问沾染上侮辱。渐渐地连周围看热闹的精灵也没有了,春天是农忙时节,村民们没有太多的空闲可以拿来浪费,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实在是没精力把看上去注定失败的胡闹给看完。
 
    各顾各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七天前,尼德霍格恢复为龙的姿态飞到山谷上空撒下大量奇异的浅黄色颗粒(注),然后用龙息(www.13800100.com)焚烧空中飘散的颗粒后,朦胧的天空开始落下水滴,密集的降雨一直持续到午夜。早晨村民们走出家门时,久违的阳光照耀着大家讶异的表情,脸上的错愕几乎持续了整整一天。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这种事情的?】
 
    清楚李林能力的布伦希尔也难掩惊讶,只能做如此问,因为这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奇迹。
 
    在其它什么地方用魔法虽然存在会被教会视为【违逆自然】的行为并加以制止,聘请高阶位魔法师手续繁杂、成本过高的问题,但就理论和已存在的实例来看,并不存在多大的障碍。
 
    李林站立的土地是尼福尔海姆,荒芜贫瘠的不只土地,还有玛那也是。
 
    外面正常环境下的标准玛那浓度值设定为10来进行参照比对,山谷里浓度大约只有0.5~1的程度,可算是玛那的真空地带。
 
    毫无征服价值的土地――抱着这种认知,人类的军队才没了进来骚扰这个小小村庄的兴致。出动军队作战的成本可不是抢几袋干瘪的小麦、燕麦就可以抹平的。
 
    李林能在这个不被眷顾的山谷里人为制造降雨,同时驱散了浓雾。哪怕具体的执行者是尼德霍格,但确实有人看见过李林制作那些浅黄颗粒。对匪夷所思的现实,精灵们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以【炼金术的一种】作为解释平息了猜疑的风潮,半信半疑的精灵们无法对含糊的解释进行真伪辨别,只好就此不了了之。随后再一次的,将关注的目光聚焦在李林管理的荒地和居住的帐篷附近。
 
    %%%%%%%%%%%%%
 
    注解:碘化银(agi)为碘和银的化合物,黄色粉末(558度~),见光分解,并大量吸热,先变灰后变黑,不溶于水和氨水,用于照相术和人工降雨的晶核。
 
    ps:首先祝贺本书已经顺利获得a级签约,几日内就会正式转正。接着很不幸的……感冒了,同时还有角膜炎,眼睛几乎睁不开。实在不好意思,还有一更放到明天早上看情况了。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多多宣传,把这本你们认为是好书的作品推广开了,谢谢了。
------------
 
14.生存之道.变革(二)
 
    [sp=www.13800100.com/refer/pb4i9te_apeypqiakjligg../v.swf]
 
    精灵们看着一坨坨白色泥巴在一个圆形木板上,当李林踩动圆盘支撑柱相连接的踏板时,圆盘立即从左至右快速旋转起来,手指在白泥的内外侧不断上下舞动,奇形怪状的金属片切削边缘。一个个碗、罐、瓶、盆的形状开始出现,随即又开始晾晒。晒干之后开始用鹅毛笔粗细的小刷子蘸上颜料描绘图案,再次晒干,再次涂上黏糊糊的涂料……
 
    反复折腾后的泥制器具最后用像是石头制作成的圆环罩住封顶后放置进了土包里,里面堆上黑乎乎的煤块后砌上一道石墙,仅留下一个手掌大小观察孔。随后就是连续一天一夜的煅烧,整个过程由李林带来的那个侏儒阿尔贝利希盯着,据说是因为这个侏儒做过金属器具,能够更好的掌控火焰温度。从昨天夜里烟囱终于不再喷出黑烟,美美睡了一觉后的阿尔贝利希现在也和精灵们一起赶过来,等着观看最终出现的会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陶器?
 
    烧裂的碎片?
 
    熏黑的泥巴?
 
    阿尔贝利希扒开封住窑室的石墙,残余的热浪涌向外界。新鲜空气不断补进下,热气渐渐平息。封闭的圆环容器被取出打开时,将空气倒抽进身体的惊讶赞叹声同时响起。
 
    “这……这是什么啊。”
 
    “母神玛法!这算是陶器吗?”
 
    “别发傻了!你见过什么漂亮的陶器吗?!”
 
    “蓝色的花纹线条!你相信会有这种东西吗?”
 
    美丽的瓶瓶罐罐还很烫手,精灵暂时还只能围在边上评头论足。
 
    “哦哦哦哦哦~~~~~~~这种光滑的触感!嗯~~~~~~~~~~~丰满的把握度!!还有细腻丰腴的曲线!!啊啊啊啊~~~~~~~~~所谓天国就是这样吗?!身体都麻痹了啦啦啦啦啦!”
 
    尼德霍格抱着一只罐子,口中发出意义不明、有如莫名其妙的呻吟般的声音,紧贴罐子的身体不断亲昵的摩擦着……
 
    虽说龙族对闪闪发亮的美好事物的独特嗜好早就众所周知,不过还是小孩子的尼德霍格实在不应该发出【自己一个人做h的事情】时那种猥亵的声音,更不要说还是抱着一个发烫的罐子发出让人脸热心跳的吐息。
 
    “你……你你你你你你平常都交了些什么东西给他啊啊啊啊啊啊!!!!!”
 
    布伦希尔不但面红耳赤,指向李林的手指也抖个不停,山坡下面的其他精灵也都涨红了脸别向看不见尼德霍格的方向。
 
    不得不说,精灵们是很纯情的种族类型。
 
    “应该是教了如何玩弄自己的ox,或是在对方的洞里进进出出之类的吧?”
 
    银铃般动听悦耳的声音响起,从布伦希尔身旁跃出一名身材玲珑小巧、楚楚可怜的娇小少女。面容也如布伦希尔般精致,却多了一份可爱。几乎让人想把她如某著名品牌可随意换衣编发的洋娃娃一样精心打扮一番。
 
    稚气未脱的少女脱口而出的居然是【在洞里进进出出】这样超越年龄下限的话,不止让人喷饭,也会让听见这话的其他人心情变差。
 
    “弗弗弗弗弗……弗蕾娅!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布伦希尔几乎红透的脸色相反,妹妹弗蕾娅.腓特烈西亚(www.13800100.com)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
 
    “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我想知道哎~~~~~~~~~~”
 
    一面搂住姐姐雪白的细嫩脖子,火热的吐息嘶磨着渐渐的耳朵。
 
    “你们究竟进展到哪一步了啊?已经互相托付终生了吗?”
 
    “弗莉娅小姐,现在是工作时间。至于在下和令姐的关系嘛,大约是师生之上,同事不足的那种程度吧。”
 
    风度十足的正经回答并不能让精灵少女满意,野猫般机灵的视线不断在李林毫无破绽的笑脸和松了口气的布伦希尔之间来回打转,片刻之后,抱怨似的嘟囔起来:
 
    “搞什么嘛……一个个都迟钝的像木头一样,真无聊。”
 
    “弗蕾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